Saint Petersburg: +7 812 740 5823 Moscow: +7 495 933 0092

Pen & Paper 协会律师Farkhad Timoshin对2016年2月24日 “俄罗斯法律与司法信息通讯社”“汽车录影记录”文章的评论

立法者试图使用摄像机录影记录证明未违反道路交通安全法规来保护驾驶员的权利。 相关的法案可能在夏天生效,但事实上会引发人们新一轮的争论。

录像记录成为证明驾驶员在行驶中违规的最常见的方法之一。 交通局依靠的专用摄像头派发出几万份有关超速,逆行或其他违规行为的通知单。

交警条例中建议用摄像头记录下驾驶员拒绝进行醉酒医学检查或其他违法行为。

不成文规定

同时有关在行政案件中使用任何“非纸质”材料的问题成为了争论点。 俄罗斯联邦民事诉讼法典认可电子版或其他载体的音频和视屏材料证据: 其递交者必须亲自说明在什么时候,是谁,在什么样的条件下完成了该记录。 同时还规定了载体(光盘,存储卡,U盘等)保存和返还的程序。

而行政违法法典中的表达更加含糊不清: 图片或摄影,音频,视频材料,信息库和数据库中的信息以及信息的其他载体可以被认定为材料(也就是书面性证据)。

法案于2014年4月被提出并在今年2月16日通过审定,承认这些材料可以作为证据使用。 其立法者-联邦议会和上议院的议员团认为-现行的行政违法法典有可能不将视频记录作为文件和证据使用。

"规则的强制性不仅可以消除能够引发营私舞弊行为的不确定性,同时规定图片和录影,音频和视频材料(包括在自动模式下专业工作技术设备记录下的具有图片和录影功能的材料)在审判程序中可以作为证据使用”,-文件的注释性说明中指出。

“电影不将上映”

专家多次对该修正案通过所产生的影响进行了评估。

 Pen & Paper公司律师Farkhad Timoshin确认了它的必要性并支持法案起草者的理由: “现行的表达能够让法庭和行政案件负责人毫无理由或编造状况拒绝接受录像或其它数码材料。 一旦法律通过,这些证据将被承认并参与、牵扯到案件中。 之后将对它们进行鉴定,包括在不可用或与案件无关的情况下可以被拒绝使用。 如果法院对所提交的记录真实性产生怀疑,可以动用预算进行鉴定”,-律师指出。

而驾驶者权利的积极捍卫者,跨区域性汽车驾驶员社会组织“选择自由”协调委员会成员Alexander Kholodov认为这个问题根本是子虚乌有,法案本身-是维护民意的: “现行的法律有着这样的规定,法院可以从关联性和可行性角度对任何证据进行评估。 因此他认为,这项修正案的提出不意味着驾驶员所提供的记录可以证明其无罪,将被法院作为无争议性证据使用。 像交通局摄像头-专业技术设备中提取的数据一样-具有特殊的地位,事实上被自动认定为违规的证据。 在这些情况下甚至没有使用无罪推定”。

事实也证实了Alexander Kholodov的结论。 在几十件案件中法庭否定了各类违反交通法规的受罚驾驶员提出的不可使用摄像记录作为证据的论据。 因从从通则来看“任何能够证明是否存在行政违规,违法人员的事实数据或其它情况都对案件的正确解决具有意义”。

此外,俄罗斯最高法院于2014年末对受争议问题进行了说明。  该问题被直接记载到实践评述中, 法官无权拒绝将摄影机中的摄像资料作为案件材料使用,在今后它拥有与案件收集的其它证据同等的地位。 “否则将被认定为对行政违法案件诉讼人员和受害人人权的破坏”,-国家最高诉讼审级表示。

航空监控

除了摄影机外,由私人企业(商店,银行及其它)安装的进行外部监视的多部摄像头和市政摄像头记录也可以帮助人们在法庭上进行辩护。 在大城市中,街道和院落中的每半平方米内就可以发现某个摄像头。

国家自动信息系统“世纪-格洛纳斯”(全球卫星导航系统)和建立在机载设备项目框架下的“智能交通工具保险”中的数据可以作为新形式的证据。 它们确定了交通工具第三轴线上的坐标,速度和加速度。 同时进行了质量认证的仪器可以确保记录“不被篡改”,也就是说排除了记录造假的可能。

法规和这些创新技术的应用目前还未能实现。

Pavel Neptunsky,圣彼得堡(俄罗斯法律与司法信息通讯社专稿)